•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栀子花与时光

情感散文 管理员 18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总算结束了两门学科的考试,阿青背着沉重的书包,拖着疲惫的身躯默默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阿青都低着头,小心避开稀疏的行人,沿着小径的边缘向前走。有些迷茫,有些羞涩,有些害怕,她回避着路人时不时从她身上掠过的目光,理了理自己褶皱的衣袖和不小心又卷上来的衣摆。

  道路两旁,白色的花密密地开着,一些已经泛黄凋零了。阿青向那些花儿投去怜悯的目光,深深吸了吸鼻子,没有她意料之中的淡雅香气,一切味道似乎都在微微卷起的风里消散了。

  阿青有些难过,这些好不容易开放的花儿,没有香气,靠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呢?

  她一面走着,一面想到,自己家里的花儿呢?是不是也开了?她们还好吗?她们一定还散发着记忆中的那种淡淡的雅致香气,一定还在等待着一双手轻轻托起花萼,用心灵去触碰那种脱俗的味道。

  于是阿青陷入了回忆。

  那颗栀子花树,比阿青的年纪还要大,所以阿青记事起,那棵树就一直那样高大,从低处的水田一路长到家里的晒坝,两米多。树干上丛生了多处分枝,延伸开来,在春夏之交还没开花的时候树叶绿绿的,像一把撑开的绿伞。

  阿青还小,四五岁的时候,就很喜欢那棵树,喜欢那棵树上开放的密密麻麻的花朵。在花苞苞刚刚结出来的时候,阿青就和家里人一样盼着,盼着一天早上起来,那些绿绿的椭圆形全部绽放开来,树上除了叶子都是洁白一片,像停满了白色的鸽子。

  绿色的椭圆形花苞一点点打开,阿青很惊奇,每天都要瞧上好几次,直到那些苞完全打开成白色。阿青再不敢用胖乎乎的小手小心翼翼剥开那些花骨朵了,那次她剥了一朵,觉得好看还将骨朵摘了下来,结果第二天那朵小花就泛黄了,阿青难过了好久,心疼的同时知道了不该慌急的自己动手去剥。

  等树上的花开了十多朵了,阿青的鼻子就被那种奇异的清香塞得满满的。到了晚上,那种香气还会钻进她的梦里,洁白一片,朦胧柔美,送给阿青整夜好眠。

  等花儿再开得多一点了,阿青的爷爷奶奶就会用手轻轻摘下那些绽放的极美的花朵,放在竹子编成的小篮里。阿青提着篮子,一朵朵翻拣着那些洁白无瑕的花朵。她看见那些花儿都大方的舒展着繁复的花瓣,一片片白色衬托着中间小小的黄色花蕊,用手轻轻摸上去,阿青觉得冰凉柔软又舒服,像摸着夏夜里平铺在石阶上的月光。

  阿青的奶奶从摘下的花儿里选出开得最好看的一朵,温柔的别在阿青头顶高高梳起的发髻里,阿青的长长的小辫子垂在身后,黑亮的发质衬着乳白色的花朵,极其俏丽可爱。

  阿青收拾好小篮里的花儿们,嘻嘻笑着对家人告别。她踩着奶奶做的灯笼草布鞋,红色的鞋面上有黑色的圆点,白色的鞋底纳着密密的针线,走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往街上走去。

  阿青提着竹篮来到学校教室,正好遇见要走进教室的幼儿园女老师。女老师的个子高高的,人很瘦,她是阿青邻村的阿姨。

  女老师对阿青招招手,阿青过去,老师说想要买阿青篮子里的花儿。阿青和老师来到办公室,女老师拿出一串钥匙,挑中一把,插进锁芯里轻轻一拧,抽屉开了。女老师拉开抽屉,入目的是一个个闪着银白色光泽的圆圆的硬币。老师和善地问了阿青花朵的价格。

  阿青涨红了脸,小小的她不懂得讨好,依照家里人定好的价格说了,五毛钱两朵。

  女老师数着硬币的数目,数完了就把一大把亮闪闪的硬币交给阿青。阿青接过硬币,甜甜道了谢,将篮子递给女老师挑选心仪的花朵。

  幼儿园放学了,阿青飞快的收好东西就挎着篮子向学校外面走去。中午的大街上人依旧很多,在平时这是不多见的,只因为今天是三天一轮赶集的日子。商贩们急着想把自己货摊上的东西卖完,买东西的人们则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对比着商品的价格,希望买到最实惠的东西。

  阿青选了个人来人往的地方,犹豫着要不要叫卖。她很羞涩又有些紧张,紧紧咬着可爱的红唇,圆圆的脸颊上急得浮起两朵可疑的红云,秀气浓密的眉毛轻轻拧着,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闭合而颤动,清亮的眸子可怜又无辜地望着来往的行人。

  有人过来了,阿青心里的小兔子一阵乱蹦,人又走了,阿青有些失落。

  阿青决定不站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她开始挪动位置,逐渐的有人围上来询问。有漂亮的姑娘和她讨价还价,有善良的阿姨买花的同时还不忘逗逗可爱的她,有大大咧咧的叔叔买完就走……阿青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在人们没注意到她的时候也开始扯着脆生生的嗓子叫卖了,于是人们看见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还有她篮子里同样美丽可爱的栀子花,又围了上来……

  阿青很快就卖完了所有的花儿,她看见人们都心满意足的拿着花离开,她仿佛听见那些有了主人的小花在她耳边轻声说着谢谢,她希望那些花儿在温暖了她的梦的同时,可以在如水的夜里,人们的枕边,再次装饰他们的梦。

  阿青并没有马上拿着钱回家,她来到学校门口找到了一直焦急等待她的表弟。随后她和表弟来到一位老爷爷的摊位上,老爷爷看见他们,放下手里不断敲击的铁器,含着笑打开竹篓上的簸箕里用白色麻布覆盖着的东西。

  阿青直勾勾盯着那些逐渐显现出来的厚厚的乳白色糖块,麦芽糖的香气就和她刚刚卖完的栀子花一样诱人。她急忙将买糖的钱递给爷爷,和表弟一起等老爷爷用铁制的器具从厚厚的糖块上敲下一小块糖来。

  老爷爷一定是喜欢这两个孩子的,所以分量给的很足,阿青和表弟接过老爷爷递来的麦芽糖,急急忙忙塞进嘴里嚼了起来。麦芽糖表面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粉末,阿青使劲嚼了一会儿,便感觉麦芽糖已经紧紧粘在了牙齿上。阿青望着表弟,发现他的牙齿似乎也被黏住了。两个小孩子互相对望了一眼,拿着手里剩余的糖,都笑了。

  麦芽糖的白色和栀子花的洁白似乎重叠了,在阿青久远的童年记忆里,都充盈着一种温暖可亲的感觉。 阿青回到现实,家里的栀子花是大栀子,比学校里小径旁的小栀子花大了不止一点。她想起爷爷说小栀子花在花期过后会结果子,果子可以入药。 阿青摇摇头,可以入药又怎么,终究还是不如家里的花儿香。 阿青又想起十四围合的大门外有两排优质的大栀子花,花苞已经结了好多。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她想。 老家的大栀子花树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年轻了,阿青想到这里,有些难过的揉了揉眼睛。

  可是,阿青依旧怀念那些提篮卖花的旧时光。


版权所有,每天学点心理学 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栀子花与时光
喜欢 (0)
[]
分享 (0)
管理员
关于作者:
梦、让自己飘渺不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