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政治极端主义者更明智?

社会心理学 管理员 163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如果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很极端,换句话说,无论你是一个死硬的民主党人,还是一个坚定的共和党人,那么,当接触到外界信息时,相比政治立场温和的中间派而言,你也更加审慎,并不会轻易受了认知偏见的影响——这项研究发表在最新一期《心理科学》期刊上。
政治极端主义者更明智?
  主要研究者、荷兰蒂尔堡大学心理学家Mark Brandt和Anthony Evans及其合作者、来自美国新泽西学院的Jarret Crawford提出,由于政治极端主义者(political extremists)对于自己的信念更为坚定,因此当面临认知偏见,比如“锚定效应”(anchor bias)时,反而更不容易“上当”。

  “政治立场上的差异的确能够造成人群的分裂。以往研究表明,政治极端主义者对党派差异更加敏感,政治立场更加极化,也更敌视与自己政治立场不同的人。”Brandt说。

  “一些研究者认为,政治极端主义者的大脑恐怕存在某些缺陷,导致他们的思想在一棵树上‘吊住’,绕不过弯来;另一些研究者则猜测,政治极端主义者之所以‘政治极端’,是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理念过于执著和自信,”Brandt解释道,“我们想要知道,哪一种观点更加靠谱。”

  Brandt等采用了广为使用的“锚定效应”任务来探索政治极端主义者的心理。在“锚定效应”任务中,研究人员首先给予被试一个数字(即“锚”),然后要求被试估计另一个数字。打个比方,研究人员可能会问被试“纽约和旧金山之间的距离超过2000英里,那么,现在请你估计一下,你觉得这个距离到底有多远呢”。以往研究表明,被试估计数字时,会显著受到之前作为“锚”的数字的影响——换句话说,被试的估计值,会倾向于接近“锚”的大小,如果之前看到的“锚”越大,那么被试的估计也越大,如果“锚”越小,估计也越小。

  (译者注:比如问“纽约和旧金山距离超过2000英里,请问到底有多远”,那么被试回答的平均值可能是2081英里;若是问“纽约和旧金山距离小于4000英里,请问到底有多远”,那么被试回答的平均值可能是3891英里)

  “锚定效应”任务不带一点儿政治色彩,因此用来探索政治极端主义者的心理再合适不过。如果政治极端主义者跟大多数人一样粗心大意,那么他们就很有可能上了“锚定效应”的钩,做出与“锚”数值相近的估计;如果政治极端主义者的想法更多、对自己的判断更加自信,那么他们就更少可能受到“锚”的影响,做出独立的、不带偏见的估计。

  实验一中,研究人员分析了25个样本、总计4846名美国人被试的数据,这些数据来源于“众实验室”合作计划(Many Labs project)。在之前的大计划中,被试都参与过一项“锚定效应”任务,一部分被试处在“近距离”组,先被告知“纽约和旧金山距离超过1500英里”,然后被要求估计两地之间的实际距离;另一部分被试处在“远距离”组,先被告知“纽约和旧金山距离小于6000英里”,然后估计实际距离。

  总体来说,两组被试的估计都受到了“锚定效应”影响,但是影响大小不同——相比政治立场温和的中间派而言,政治极端主义者的估计值与“锚”相差更远,说明他们受“锚定效应”影响更小。这个结果提示,被试秉持的政治理念和态度可能(部分)决定了其对认知偏见的抵御能力。

  实验二的结果进一步支持了实验一的结论,并揭示被试的“信念优越感”(belief superiority)可能在这当中扮演着中介作用。政治极端主义者往往认为自己持有的政治理念比别人的更加正确、更加优越;同样地,在政治领域之外,他们对于自己的想法和主意也更加自信(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实验二的结果显示,如果被试觉得自己的想法更加高明,那么他们的估计值与“锚”的偏移也越大,即受到“锚定效应”影响越小。

  此外,被试对距离的估计既不受其教育程度和“认知闭锁”需求的影响,也不受“锚”的方向影响。

  [译者注:所谓“认知闭锁”需求,即need for cognitive closure,是一个哲学概念,简单地说,就是指人们对于所有问题总想找到一种答案,自圆其说;根据英国哲学家Colin McGinn的定义,当人们面临某个哲学问题时,比如“灵魂是否存在”,会呈现出四种态度:(1)一些人试图寻找某种理论,比方说还原论(reductive theory),去解释;(2)一些人承认这个问题是不可解的,从而不再继续探索;(3)一些人相信这是一种超自然的、魔法的现象;(4)一些人由于无法用本体论(ontology)解释而感到尴尬,索性直接“消灭”这个问题,拒绝承认问题的存在;]

  (译者注:所谓“锚”的方向,举个例子,就像“芝加哥人口小于20万”和“芝加哥人口大于20万”这种,从两个方向为被试提供了信息;)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政治极端主义者对于自己的判断更加自信,考虑问题时也更少受到诸如‘锚定效应’的认知偏见影响。”Brandt评论道。

  以往研究通常关注于探索自由主义者(民主党人)和保守主义者(共和党人)在人格特质和认知能力上的差异,而本研究则显示了处在极端位置上的两者也存在共同之处——即更加自信,更少受认知偏见影响。

  “自由派和保守派在某一些情境下表现迥异,在另一些情境下却表现相似,这还是一个谜,也将是我们未来的研究方向。”Brandt说。


版权所有,每天学点心理学 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政治极端主义者更明智?
喜欢 (1)
[]
分享 (0)
管理员
关于作者:
梦、让自己飘渺不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