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1200万人排队退押金:ofo的“理想”只值199块?

网络热点 管理员 65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作者 | 墨多先生

来源 | 墨多先生(ID:mrmoduo)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12月19日,戴威发表了一封全员信:勇敢活下去,为欠的每一分钱负责!

然而,这段慷慨激昂地言辞,仿佛并没有换来外界的慈悲与宽容。

截止到昨晚,ofo迎来了近期来日均流量的顶峰——近1200万人登陆,在线等待退押金。

甚至有的人顶着寒风,穿越了大半个北京城,在ofo总部楼下排队四五个小时索要退款。

对于一个年轻的创业者来说,钱没了,可以再赚,项目没了,可以再换。然而,如果信任一旦崩塌,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结果都是错的。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1200万人排队退押金:ofo的“理想”只值199块?

3年烧了上百亿,投放2000多万辆单车。在媒体看来,这场来自于资本的博弈,除了留下了一片废墟和欠款,其余根本不值得一谈。

与此同时,资本也是无情的,如果你不肯向势力低头,就必须要尊重残酷的故事结尾。

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创业者而言,这是怎样的一个“艰难时刻”。

而站在用户的角度,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或许只是生活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至于支持还是诋毁,完全靠的是你我之间的“缘分”。

于是我在想,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无论99块还是199块,都不至于影响一个人的正常生活,那为何还会导致“千万人同时排队退款”的境地?

换个角度说,如果199块足够挽留一家公司的命运,一般人会在什么条件下选择继续支持?

在我看来,或许很多人宁愿把这点钱拿来打赏乞丐,也不愿意把钱捐给一家企业。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觉得199块至少能让一个乞丐吃上几顿饱饭,但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这点钱不过杯水车薪,这么做无异于把钱送进了“资本家”的口袋。

以上心理,其实也反映了施助者的2种视角:

1)施助者与受助者存在某种地位落差;

2)施助者希望明确自己的帮助有意义。

用一句话概括,大多数愿意提供帮助的人,都是觉得自己在“改变世界”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可遗憾的是,在戴威以往的公关处理中,不仅没让用户产生任何参与感,反倒还犯下了两个比较明显的错误:

首先,戴威的每一次发言,都不自主地站在了“上帝视角”。

正如前面所说,一个人之所以愿意帮助另一个人,是因为他能感受到自己正在扮演一种积极的形象。

要做到这点,首先你要让自己处在一个比较低的姿态。比如很少有人会借钱给一个比自己富有的朋友,但却会为一个不如自己的陌生人慷慨解囊。

之前有类刷屏的文章《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其中列举了胡玮炜、戴威、黄峥等年轻创业者的财富逆袭故事,于是很多人想当然把他们抬到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

再加上媒体的大肆鼓吹,人们会不自觉地把企业行为等同于个人标签,并且不断地抬高他对你的预期。换句话说,你赚的钱轻而易举,而我赚的可都是辛苦钱。

所以,当ofo资金断链的传闻一出,虽然戴威站出来说“ofo不会倒闭”,但反而“落井下石”的人更多了。因为你树立的是“救世主”的形象,而作为一个普通用户,这跟我有毛关系?

相反,如果用户想要帮助你,前提一定是激活了自己的积极心理,比如你要让他们觉得,正是因为这199块的帮助,你才能活下去。

可惜,ofo的退款页面上从来没有体现过这点,而显示的只有:前面有XXXXXXXX位正在排队…

其次,相比“硬抗”,也许更好的方式是坦诚。

有人说,共享单车,不过是在城市里建造一座座坟场。

在这一点上,我始终认为ofo的初衷是好的,毕竟它给人们3公里内的出行提供了巨大的方便。

换句话说,ofo破产是资本争夺的必然,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在类似的战争中幸免。

也许,ofo最终无法避免死亡,但我仍认为它可以用更好的姿态结束。比如,用坦诚换回曾经用户多一点点的耐心和支持。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之所以有的用户失去耐心,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因为真相早已发生,而ofo却不自觉地选择了“隐瞒”。

比如过去几个月,ofo的押金退还从一开始改为3~5个工作日,再后来延长至15个工作日,直到如今,已有1200多万人排队。

一家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不是现金,而是来自用户的信任,而影响信任的要素有两点:一是预期,二是交付。

信任之所以会崩塌,要么是因为对方给你的预期太高,要么是因为你交付的质量太低。

这就好比一个人问你借钱,说好3天还,结果一个周还没动静。这时候你对他的信任就会大打折扣。

反之,如果对方确实没有能力偿还,但他却提前一天告诉了你实情,那么信任基本不会受到影响。

所以,想在危机中维持信任,有时候不能只靠一味地追求交付,还需要学会有勇气坦诚。

谈到这里,这让我想到另外一个话题:资本寒冬,到底谁能判决一家公司的理想?

答案显而易见——用户。

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过去的几年,太多人鼓吹资本的好处,而直到大浪退去,很多人才清醒地认识到,原来经营了多年,不过拼的是大家对你的“信任”。

“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这是ofo官网上的slogan,也是戴威在全员信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然而遗憾的是,如今的戴威一定会对这个世界感到无比的陌生。

因为他或许从未想到,自己的理想在1200万人面前,竟然还不值199块。

反之,理想究竟值多少钱?想必这点没人能说清楚。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就是每个人的理想在别人眼里都有价格,因为我们都是在用实际行动为ta投票。

比如ofo,我选择保留退款的权力,因为一个人的理想,在我眼中可能远不止199块。


版权所有,每天学点心理学 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1200万人排队退押金:ofo的“理想”只值199块?
喜欢 (1)
[]
分享 (0)
管理员
关于作者:
梦、让自己飘渺不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