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 每天学心理学-从这里开始,最好的心理学学习平台。提供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设计到了职场心理、亲子家庭、两性心理、情绪管理、心灵探索、心理科普等。

喜欢我十二年的女孩,今天结婚了

一个人阅 管理员 217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阴雨连绵了一周,今日终于放晴。沈芊应该很高兴,因为她终于不用为自己的婚纱会不会拖泥带水而担心。

  都说新娘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这话一点不假,这一天,盛装打扮的她真的很漂亮,比起十二年前那个喜欢着我的沈芊,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在这婚礼上制造些轰动,后来理智告诉我,这合情合法,所以我专门为她准备了一个桥段,心想着,应该会一下子引爆全场。想着想着,我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然后用手摸了摸放在裤口袋里的三张纸。

  那是沈芊写给我无数情书中的三封,我花了几个小时从一堆信封中找出来的。

  终于,我接过司仪递过来的话筒,接着从裤口袋里摸出那三张花花绿绿的信纸,朝在座的宾客扬了扬,然后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用男主播一般的声音,缓缓说道。

  “这是新娘子以前写给我的情书,不知道在座想不想听一下?”

  果然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台下一阵欢呼。而站在一边的沈芊则瞪圆了眼睛,惊讶得不知所措。

  悠扬浪漫的音乐正合时宜的响起,宾客们伸长着脖子,像是要从我的声音中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我笑了笑,开始念了起来。

  第一封:

  长沙现在变冷了吗?西安都下了好几场雪了,每天出门都要把自己裹得像一个粽子,我这样肯定又显得更胖了。

  还记得我们刚上高一的时候,长沙难得的迎来了一次大雪,下课后,我们班上的人一起去打雪仗。由于我的体积过于庞大,很快就成为了一个移动的靶子,无数的雪球在我头顶开花,小小的雪粒滑进脖子,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还记得那是你第一次为我说话,那时你站出来,挡在我的面前,高声喊着,“你们这么多人扔一个女生,太不厚道了。”我那时应该是太感动了,呆呆地站在你身后,忘了要帮你的忙。

  那个时候的你应该就是现在所说的暖男吧?哈哈,不过后来才发现,你就是个热水瓶,哪里寒冷哪里拎。

  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三年就过去了。我觉得我更加内敛了,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在古城墙上走。我觉得你应该要过来看看这古城墙上的雪,白白的,安然地躺在砖沿上,时不时会有几只不知名的鸟落在上面,真的很漂亮。

  对了,如果你要来,就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去火车站接你。

  嗯,就这样,希望你在那边过得开心。

  2007年12月23日

  第二封:

  随信一起的照片你看了吗?

  猜一猜,我在哪?

  哈哈,猜不出来是不是,我告诉你吧,这里是广西北海哦,如果我地理没记错,我拍的这片海应该就是南海了吧?

  坦白说,我来之前是想问一问你要不要一起来的,但是我不敢,被拒绝的话就太没有面子了。不过我一直记得你在我的同学录里写的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海边,所以我提前代你来领略一下,感觉还是很好的呢。

  在这里,你可以坐着轮船,吹着海风,吃着海鲜,看着碧蓝的海面,赤足踩在柔软的沙子上,头顶上阳光正好,想一想,都能让人心里美美的。

  当太阳快沉到海平面时,你会发现整片大海金光粼粼,连空中飞翔的海鸟也都变成了金色。一对对情侣手拉着手在这金色的海滩上缓步走着,像是能走到时间的尽头一样。我想,如果你跟我一样这么感性,看到这样的场面你也会动容的。

  又跟你矫情了这么久,希望你不要嫌恶啊,哈哈。那就先讲到这里吧,祝你在那边一切都好。

  2009年5月5日

  第三封: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竟然就已经订婚了,当然,你那么优秀,那么帅气,订婚了也很正常。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过看到你女朋友那么温柔,那么漂亮,我也替你开心呢,你要好好珍惜哦。

  对了,我给你透露个小秘密啊,我以前,我是说以前哦,我也很喜欢你呢。不过现在不会了,真的,真的。

  最后,衷心地祝你们幸福。(笑脸)

  2013年10月8日

  读完这三封情书,我偏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沈芊,她的脸红扑扑的,像是三岁小孩脸上的高原红。她的眼里,也已满是晶莹的泪水。

  司仪走上前说,“原来新娘子还有这么一段啊?”然后将我拉至沈芊的身边,问,“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新娘子的?”

  “有啊。”我肯定地点了点头。“我想问,你不是说很早就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今天还要嫁给我?”

  台下宾客一阵雷动。沈芊微蹙着眉头看着我,眼泪簌簌地掉,那一刹那间,我仿佛读懂了她心里的千言万语。

  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享受着那专属于我的温存。

  坦白说,沈芊一开始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无论从长相还是性格。我喜欢纤瘦苗条的,可高中时候的她膀大腰圆,连我站在她面前也只能叫做弱男子。再说性格,她是那种沉默得不能再沉默的女生,仿佛怕一开口便惊扰了整个世界。

  不过,随着时光的雕琢,人是可以变化到令人震惊的。

  毕业五周年聚会的时候,我就被她那曼妙的身姿震慑到了。我还记得,我偷偷问一个朋友,“这两年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瘦成这样了?”

  “谁知道了?估计失恋了吧?”

  我暗自思忖,“失恋?那她以前怎么不多陪陪她男朋友,给我写那么多信干嘛?练字啊?”

  说来奇怪,她给我写了很多信,但真正见面时,她跟我也只是点头寒暄一下,然后独自走到沙发的一角,沉寂在一堆人的狂嗨之中。

  后来我问她,既然不喜欢闹,干嘛每次聚会都还要去?

  她说,因为你会去啊。

  听得我心里真是满满的暖意。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那次聚会末尾,我喝得醉醺醺的,走路都在飘。她突然过来想要搀我,不过被我拒绝了。她就站在我对面,不动,低着眉,沉默着。

  借着醉意,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慈父的样子,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我想你要是多笑笑,更开朗一些,你或许就不会失恋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失恋也没那么可悲,是不是,我还经常失恋了。所以该吃吃,该喝喝,别把自己饿瘦成这个样子,你爸妈看了得多心疼啊。”

  后来,后来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次见到她已经是第二年的聚会了。

  她站在门口,像是在等着谁。她化了点淡妆,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脚踩着一双细跟凉鞋,乍一看去,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我最惊讶的是她脸上再也看不到那种阴郁了,一颦一笑全带着阳光的味道。

  我不由得说道,“沈芊,你变魔术的吧?太厉害了,我给你按十二个赞。”

  “可不是么?”朋友A突然从里面走出来,接着我的话说,“刚我们还在说,要是知道沈芊变这么漂亮,高中的时候就应该追,大学一毕业就把她娶回家,多美好啊。”

  “你们就可劲揶揄我吧。”沈芊笑着说道。

  “哪是揶揄?真心话,好不好?”

  沈芊没有继续接话,转过来对我说,“你来这么晚,大家都在等你了,快点进去吧。”

  “你先进去吧,我还要等一个人。”

  “等谁啊?”

  “我未婚妻,她应该马上就到了。”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晦暗,可我还是只顾着和朋友A开玩笑,丝毫没去理会这小小的变化。

  “哦,那我先进去了。”

  后来,待我走进去时,沈芊正端着红酒杯到处觥筹交错,好不热闹。我心想,这女生总算是开窍了。只是到后来,又觉得她开窍开过了头,不然也不会,聚会还没结束,她就被人扛到医院催吐输液去了。

  这次聚会后,她写了上面的第三封情书给我,也是最后一封,从此,我们便各安天涯。

  说来可笑,我和她的再次见面是在医院里。当时我的脑袋上,腿上绑扎着厚厚的绷带,像木乃伊,看起来应该十分的滑稽。可她没有笑,而是一场梨花带雨,将我的被子整得湿漉漉的。

  “不就是失个恋嘛?干嘛去寻死啊?你不是跟我说过,失恋很正常吗?”她一边哭一边骂。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用这么大的声音跟我说话。

  “谁告诉你我去寻死啊?”

  “那你干嘛往别人车子上撞啊?”

  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当然,如果不是正好看到橱窗里那条白色的裙子,我或许也不会乱了心绪吧,毕竟我的未婚妻就是穿着这样一条白色裙子跟别人跑了的。

  在医院的那段时间,沈芊每天过来看我,每次都带着她煲的那些说不出味道的汤。每当我喝汤的时候,她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生怕漏掉了一滴。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你怎么还不回北京啊?”

  “去北京干嘛?”

  “干嘛?你不是在那工作么?”

  “早就辞了。”

  “辞了,那么好的公司,你傻啊?”

  她沉默了三秒,然后爆发,“到底是我傻,还是你傻?”然后从病房里冲了出去。

  重重合上的房门激荡起屋内的空气,窗帘轻轻地撩动了一下,我看见窗台上的那盆水仙,在刺眼的阳光下,有些发蔫。后来,老妈隔三差五跟我说,“哎,你呀你,这么好的女孩,石头都能动心了。”

  “我又不是石头。”

  所以我动心了。

  所有赞美自己的话都不能由自己讲,否则太过显摆,所以在此省略一千字或者一万字。反正那年年底我们就去了西安,漫步在古城墙上,只不过没有大雪,只有阳光恣肆,一片晴朗。

  我们就这样在城墙上走着,突然她一本正经地问我,“我以前写给你的那些情书,你还留着吗?”

  “那是情书啊?我以为就是用来练字的信了,早扔了。”

  “哦,也是哦,留着好像也不太好。”她像是自言自语,平静中带着些点点感伤。

  我们没有订婚,就扯证了。扯证那天,她扬言要做我家的定海神针,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现在想想,定海神针这比喻挺妙的,适合以前的她。

  前天,在饭桌上,朋友们问我,“马上要结婚了,什么感想?弄文艺一点,让哥几个学习一下。”

  我说,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昨夜,我搬出那盒压箱底的宝贝,一封一封重读了起来,待全部读完,已是凌晨两点,那一刻,窗外天朗气清,心里悠然畅快。

  此刻,沈芊靠着我的肩膀,轻声耳语,“你不是说那些情书都扔了吗?”

  “是啊,不过我又穿越回去,捡了回来。”

  “那你干嘛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读这些东西,多不好意思啊。”

  “哪有,我挺好意思的啊,反正是你写给我的。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那你又有多喜欢我了?”

  “你猜……”

  “猜不到。”

  “就说你傻吧,算了,告诉你吧,我买了两张去北海的机票。”

  “去北海干什么?”

  “不是有人跟我说,那里有片被落日镀金的海滩可以通往时间的尽头吗?我们去走走……


版权所有,每天学点心理学 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喜欢我十二年的女孩,今天结婚了
喜欢 (0)
[]
分享 (0)
管理员
关于作者:
梦、让自己飘渺不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